谈谈《社戏》里的阿发娘

2019-10-11 09:15:29

徐金国
  
  《社戏》是鲁迅先生的名篇,文中塑造了一批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淳朴宽厚的六一公公,聪明能干的双喜,淳朴无私的阿发,助人为乐的桂生等等,其中的每一个人物都给我们留下了非常鲜明而深刻的印象。但是,学习这篇课文,有一个人物经常被我们忽略,那就是文中仅仅一笔带过,在看似不经意间交代的阿发娘。细细品读,鲁迅先生这看似不经意的一笔,在文中却起到了非同寻常的作用,可谓是“看似寻常实奇崛”。
  
  还是让我们先看一下原文关于阿发娘这个人物的交代:
  
  双喜以为再多摘,给阿发娘知道是要哭骂的,便到六一公公的地里,各摘了一大捧。
  
  ……第二天,我向午才起来,并没有听到什么关系八公公盐柴事件的纠葛,下午仍然去钓虾。
  
  原文仅此而已,可谓简洁至极。但细细品读这几句话,我们却可以从中读到鲁迅作品那深邃的思想和独特的艺术魅力。
  
  一、阿发娘的交待丰满了阿发淳朴无私的形象。
  
  俗话说,有其母必有其子。阿发的淳朴无私在偷豆一节中已有充分表现,而这种性格的养成必定与其家庭教养有非常大的关系的。以阿发之天真淳朴,自然不会因为要在小朋友们面前摆大方耍慷慨而要去偷自家的豆,只是因为自家的豆要比六一公公家的大而且好。在偷豆过程中他也全然没有考虑母亲的反应,显然,在阿发心中,招待客人和朋友,母亲知道也绝不会计较这件事的。而聪明伶俐的双喜,为什么竟开始担心阿发娘“要哭骂”?其一,在双喜眼中,阿发娘在平时管教孩子和待人接物方面一定是比较“厉害”的;其二,我们这帮小伙伴的偷豆确实已经到了自己都觉得极为过分的程度。从后文中六一公公的话里,我们也可以想见,阿发家的豆田必定也是被我们“踏坏了不少”,然而,阿发并没有表现出心疼,是阿发不懂事,不知道珍惜自家的劳动成果吗?当然不是。是阿发娘真的不在乎这点豆吗?当然更不是。那么,一向严厉的阿发娘,这一次对我们这帮小伙伴犯下的如此严重的错误为什么如此大度,一点都没有计较?细细分析,我们得到的答案只能是,热情好客的传统和小伙伴们的友谊在阿发和她娘心中的分量太重,以至于对自家的损失毫不计较。我们担心的情况自然也就没有出现。双喜尽管聪明伶俐,但毕竟还是个孩子,他可能曾经看到过阿发娘的哭骂,感受过阿发娘的严厉,但他并不能完全感受她内心的淳朴和善良,更不能完全清楚作为母亲对阿发的教育和影响。所以,这个看似不经意的一笔,就像为阿发的形象找到了一面镜子,找到了阿发淳朴无私品质的根,我们不妨说,正是像无数的阿发母子二人的存在,才共同演绎了平桥村这个淳朴的乐土。
  
  二、阿发娘的交待完整了故事中的人物链条。
  
  在《社戏》一文中,写得比较多的是孩子,如双喜、阿发、桂生等人,其次是老人,有八公公,六一公公及“我”的外祖母等。相对这两者来讲,文中出场的中年人只是“我”的母亲(不包括社戏表演者和观众),显得有些单薄。但是,阿发娘的出现,一下子就填补了这一空白。虽然文中只是一笔带过,未闻其声,更未见其人,但她正是平桥村那一批淳朴无私、对孩子充满关爱之心的中年人的代表。应当说,正是这些可爱的父亲和母亲,才使得平桥村充满了令人快乐的空气;也正是他们,承上启下,使得平桥村自然淳朴的民风得以延续。在小伙伴们陪“我”放牛时,在小伙伴们陪“我”钓虾时,在小伙伴们以无私的童心安慰伤感的“我”时,在小伙伴们历经周折兴高采烈地陪“我”去看社戏时,我们似乎都可以看见平桥村这些可爱孩子背后的那些淳朴善良热情好客的父亲母亲。尽管他们“百分之九十九不识字”,但他们都给了孩子们最质朴的教育和最无私的爱。因为爱,他们为孩子们营造了温馨的天空;因为爱,他们提供给孩子们以自由的空气;因为爱,他们可以原谅孩子们“践踏”自己的劳动成果。但这一切,作者在小说中都没有放到前台来写,他们更多的是在幕后,但透过前台的孩子们,我们又时不时地隐约可见他们淳朴善良的身影。于是,从整篇小说看,因为有了阿发娘的出现,文章人物链条得以完整,可爱孩子背后的中年人的板块也变得相对丰厚圆满。
  
  三、阿发娘的交待体现了鲁迅先生作品中的“立人”思想
  
  鲁迅先生作品在其思想的深处具有强烈的批判精神,具有对封建思想和封建文化及其催生的民族劣根性的强烈的批判,所谓“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如何利用鲁迅作品中丰富的现代性内涵,实现对未成年学生的思想启蒙和精神引领,这应该是当前鲁迅作品教学必须关注的重点。
  
  《社戏》一文选自小说集《呐喊》,孙伏园在《关于鲁迅先生》一文中曾经谈到鲁迅对《呐喊》的看法。鲁迅听说《呐喊》一出版就被请进中小学课本之后,不但没有感到丝毫的快乐,而是感到极为沉痛,而且此后,一看到这本书就心生讨厌。因为他很不愿意孩子们读到他的那些作品,最不愿意孩子们读到他的《狂人日记》。他甚至为此不想再写这一类的小说。因为他不希望孩子们从他的作品中看见血腥、丑恶、残酷和绝望,而希望孩子们能更多地读到充满理想、充满光明、充满善念和爱心的作品。所以,在创作《社戏》这篇小说的时候,鲁迅先生一直是把它当作赏心乐事来写的。作者想借此和更多的孩子们一起分享自己心中的那片乐土。平桥村是令人无限快乐的“乐土”。其美景乐事,野趣童心,不但让文中的“迅哥儿”陶醉其中,也同样能让今天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里的孩子心生向往。其中人物的淳朴无私宽厚善良尤其令人难以忘怀。但文中对阿发娘会“哭骂”的交待,她是真实的,这就像鲁迅先生在《阿长与山海经》一文中所刻画的另一位底层劳动妇女——阿长一样,尽管她们的身上由于传统封建思想文化渐染,有着这样或那样的不好的陋习,但丝毫也掩饰不了她们心灵深处的淳朴善良与宽厚。阿发娘会“哭骂”,但在文中她又没有“哭骂”,她表现得是那样的宽厚与大度,这是鲁迅先生对底层劳动者纯真质朴、宽厚善良的品质的颂扬,更是鲁迅先生教育儿童如何认识底层劳动人民人性光辉的思想启蒙。
  
  四、阿发娘的交代还体现了鲁迅小说人物塑造艺术特色。
  
  孙绍振教授在其《名作细读》“进入小说艺术的审美世界”一章中曾说:小说塑造人物,表现人物的独特个性,最重要的手段是把人物打出常轨。把人物打出常轨以后,就能打出人物在非常轨下的第二、第三种心态,就能拉开人物的心理感知和行为的错位,这种错位的距离越大,人物的个性性格越突出。我们首先从《社戏》小说所塑造的人物群像看,平桥村是一片乐土,平桥村的人们,无论是老人还是孩子,全都纯真质朴、宽厚善良,这多少让人感到人物形象缺乏鲜明的个性,但就是在这样的一群人中,从一个活泼聪明、天真淳朴的孩子双喜的头脑中突然蹦出“给阿发娘知道是要哭骂的”一句,一下子就让平桥村底层劳动者群象的个性丰富了起来,从而让读者读来更加真实可信。再从小说偷豆的故事情节看,小伙伴们不仅肆意摘了阿发家豆田里的豆,而且还把田中的豆踏坏不少,这样一个严重损害其利益且极不尊重其劳动的行为,如果在常规情况下一定会激起阿发娘的愤恨,因此而又哭又骂。但这一次阿发娘的行为却与其他人物的心理预期发生了严重的错位,这一次的阿发娘不仅没有哭也没有骂,而且就像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正是这样一个严重的错位,把阿发娘内心深处的纯朴与善良揭示了出来。看似不经意的一笔,却起到了欲扬先抑的表达效果。
  
  读《社戏》这样的文章,细细品读其中的每一个句子,不能不让人对鲁迅先生深邃的思想和高超的艺术心生赞叹。掩卷深思,更让人感喟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