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质《定风波》宋词鉴赏

2019-12-02 22:32:20

定风波

  赠将  

  王质  

  问讯山东窦长卿,苍苍云外且垂纶。流水落花都莫问,等取,榆林沙月静边尘。江面不如杯面阔,卷起,五湖烟浪入清尊。醉倒投床君且睡,却怕,挑灯看剑忽伤神。

  王质这首词以廓清边尘、立功报国的壮怀图志,勉励自己的友人。悲凉慷慨,如见肺腑,深刻地反映出退老山林的词人的爱国热忱,是十分感人的。

  上片“问讯山东窦长卿,苍苍云外且垂纶。”在苍苍的云天之外,言其相距遥远;尽管作者是一位垂钓的老翁,仍念念不忘在“苍苍云外”守边的友人,不忘对他致以热切的问候。问候什么?“流水落花都莫问,等取,榆林沙月静边尘。”古人常用落花流水形容时间的流逝。唐翁宏《春残》诗:“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写韶华易逝,青春难再。作者意谓,尽管年华流逝,久别未逢,当然有许多话要问,但是,“都莫问”。只有一件事情,是作者十分关切的:“等取,榆林沙月静边尘。”榆林,在陕西省北部,地临毛乌素沙漠,北宋时为防御西夏的边防重镇。边尘,指战争。单等着听取边防重镇传来的好消息:边疆安宁,停止了战争。反映了作者与友人之间以国事为重,个人友情服从国家需要的高尚情操。况且这些语言,出自一位退老山林的词人的笔下,真是难能可贵!

  下片,作者以一微尘转大法轮的手法,将“江面”比作“杯面”,摄大入小,提出:“江面不如杯面阔,卷起,五湖烟浪入清尊。”清旷奇雄,展示出友人博大壮阔的胸襟!过片:“醉倒投床君且睡,却怕,挑灯看剑忽伤神。”赞颂戍守边防、保卫疆土,是友人梦寐以求的志向,就是在酩酊大醉、投床入睡以后,仍念念不忘以守边戍疆为己任,拿出宝剑仔细端详。“醉里”点明在酒醉之中,或在睡梦之中。“看剑”,说明他身不卸甲,剑不离身;“挑灯”说明是在夜深人静之时。词人形象地勾勒出他的友人仔细端详宝剑的神态,一颗保国守边的赤胆忠心,跃然笔端。在“醉里”犹自“看剑”,醒时便可想而知;夜晚尚念念不忘刀剑之事,白天如何驰骋边疆,更是不言而喻了!这个别出心裁创作出来的典型环境,为后来的南宋豪放派大词人辛弃疾所用,他在《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词中,一开始便写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可见,这首词在当时的影响之深。

  这首词表现了作者清壮雄浑、喜用口语入词的风格。(贺新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