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传检测只是“纸老虎”

2019-12-06 20:56:15

  项研究指出,即使知道了患上某种特殊疾病的遗传风险,公众也没有因此而改变不健康行为

  生物通报道:来自剑桥大学行为与健康研究部的研究人员指出,虽然遗传检测离我们越来越近,不少人都通过疾病风险生物标记物来了解自己的身体状态,但是这对于健康并没有太大影响。

  这一研究成果公布在3月15日的BMJ杂志上,文章指出了解遗传风险与健康行为改变并没有什么关联。

  “现有数据表明,DNA检测风险评估改变健康行为的预期并没有实现,”剑桥大学健康和行为研究部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分析18项相关的研究,发现“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常见复杂疾病遗传检测,或者风险相关基因突变筛查,能促进风险减小行为”。

  随着二代测序技术的突破性进展,个人遗传检测也越来越受到重视,通过检查与某种疾病相关的基因DNA(有时也指检查相应的RNA或蛋白质产物),了解个体患病风险的高低,从而更好的预防疾病,这是遗传检测的初衷。前年好莱坞明星安吉丽娜朱莉就通过遗传检测,得知携带BRCA1基因突变后,接受了预防性的双侧乳腺切除手术,以降低患癌风险,从而引发了一阵蝴蝶效应。安吉丽娜效应:基因检测人数激增

  但这也引发了不少争议,因为患病风险评估存在一定的误差,如耶鲁大学医学院癌症遗传咨询项目创始人EllenMatloff就曾报告了4个案例,案例中这些妇女在已经切除乳房或卵巢后,发现她们携带的是确定与提高疾病风险无关的BRCA1或BRCA2基因变异。

  而最新这一研究报告都指出DNA检测风险评估其实并不能帮助大家改变不良健康习惯。这一结果与2010年的Cochrane调查结果一致,后者同样也发现遗传检测对一些不良行为,如吸烟、饮食、身体活动和酒精滥用等并没有或者只有很小的影响。不过一些研究人员,如来自密歇根大学的BrianZikmund-Fisher认为个体变化的阴性结果无法归因到元分析(Meta-analyses)中(元分析是指试图系统化地把由一些单个研究的结果融入一个定量分析当中,把每一项研究中引用的单个案例汇集到一个单独的数据集)。

  “元分析结果不理想这并不出乎意料:毕竟会采取行动的人还是少数,因此我们不能将这一结果平均化,”Zikmund-Fisher说,“不过目前确实缺乏遗传发现能影响患者的证据,相反,遗传风险咨询可能只对一小部分患者有用,而不是适合与广大大众。”

  此前的一项研究还表明,基因集合(genepanel)的测序可能会改变癌症预防和管理。研究人员招募了1,046名妇女,她们有着乳腺癌或卵巢癌的个人或家族史,被认为是基因检测癌症风险的适当候选。之后,研究人员对她们的样本开展了基因集合的检测,分别采用MyriadGenetics的MyRisk检测(25个基因),或Invitae的HereditaryCancerSyndromes检测(29个基因)。

  在BRCA1/2突变呈阴性的妇女中,研究人员发现40名参与者的中等癌症风险基因中存在可疑的改变,这几乎占了所有参与者的4%。一些有害突变落在乳腺癌高风险基因CDH1内,但大部分都是影响低或中等风险的乳腺癌和卵巢癌基因。8名个体携带了Lynch综合征相关的突变,还有一些存在其他类型癌症相关的突变。

  为了弄清楚这些改变的临床意义,研究小组又增加了23名研究对象,她们同样为BRCA1/2突变阴性,但基因集合的检测结果为阳性。在这63名参与者中,大约有92%的突变与她们之前所患的疾病或家族史匹配。

  作者的分析表明,本组中超过一半的妇女需要进行疾病特异的筛查及其他预防性措施。例如,对于那些有Lynch综合征突变的个体,她们应该更积极地进行结肠直肠癌的筛查,而对于那些PALB2基因存在有害突变的个体,她们应接受更频繁的乳腺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