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描写指导之“自言自语,独白坦露”

2019-10-02 09:28:00

莫家泉
  
  自言自语,独白坦露,就是通过自我说话的形式,来表达"我"的个人情感和愿望。这种方法,有利于充分展示人物的内心世界,尤其是人们不知道的心理,最好通过这种方法来写。它既可以用于文学作品,也可以用于散文、通讯、报告文学之类的记叙文。描写时,一般以“我”的面貌出现,自我表白,自我安慰,自我欣赏,自我埋怨等可以。这种描写的优势,是坦露心理比较自然,比较方便,易于过渡变化,可以随用随止,是语言描写与心理描写有机结合的产物。
  
  这种方法,在独白形式上,主要有两种:
  
  一、直接式独白。这种独白由文中人物发出,书面上以引号标明,就是通过某个人物之口,把自已的心理活动坦露给读者,真实感强,但文中的其他人物并不知道,以此造成一定的悬念。这种人物,可以是主角,也可以是配角,而又以前者为多。这种独白,与刻画人物有密切关系,与主题紧紧相联,读者通过这种表白,可以窥见人物的思想品德乃至性格特征。例如:
  
  这时李子俊的女人看见黑妮,忍不住悄悄地骂道:“你们什么共产党,屁!尽说漂亮话!你们天天闹清算,闹复仇,守着个汉奸恶霸却供在祖先桌上,动也不敢动!咱们家多了几亩地,又没当兵的,又没人溜沟子,就倒尽了霉。他妈的张裕民这小子,有朝一日总要问问你这个道理!”
  
  这段文字,出自丁玲的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乾河上》,是大地主李子俊的女人见到被解放了的囚徒黑妮而说的一段话,它是“悄悄地”、自言自语地说出来的,是因人而起的,通过“骂”的形式坦露给读者的。这里,既有对共产党的谩骂,又有对土改之始不彻底性的义愤,还有对将来反攻倒算的祈盼。由此可以看出,这个女人的内心世界对共产党和土地改革是充满仇恨的,有助于我们认识这个地主婆的性格特点。
  
  二、间接式独白。这种独白,一般也由文中人物发出,但书面上不用引号,因而我们看到的既是文中某个人物在坦露心理,又有作者加入的影子,人物是作者塑造的,心理也是作者给予的。这种心理,是通过作者的作用而产生的,人物多以第三人称的面貌出现,这种情况,写来比较自由,但真实感有所弱化。请看下面,一段文字:
  
  黛玉听了这话,不觉又喜又惊,又悲又叹。所喜者:果然自己眼力不错,素日认他是个知已,果然是个知已;所惊者: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我,其亲热厚密,竟不避嫌疑;所叹者:你既为我的知己,自然我亦可为你的知己,又何必有“金玉”之论呢?既有“金玉”之论,也该你我有之,又何必来一宝钗呢?所悲者:父母早逝,虽有铭心刻骨之言,无人为我主张;况近日每觉神思恍惚,病已渐成,医者更云:“气弱血亏,恐致劳怯之症。”我虽为你的知已,但恐不能久待;你纵为我的知己,奈我薄命何!
  
  这段文字出自《红楼梦》32回,宝玉对黛玉进行评论:“要是他也说过这些混账话,我早和他生分了。”不巧,这话让黛玉无意间听到了,于是引起了黛玉上面的一大段独白。这段独白,采用了总分结构,先点出“又喜又惊,又悲又叹”是总,涉及四种心理情感,然后又从四个方面分述四种心情的具体内容,交代产生的原因。它没有运用引号,也不是由黛玉直接说出,露有作者分析的痕迹,但自然顺畅,如影视片中的画外音,把人物思想活动刻画得极为细腻。
  
  运用这种方法要注意一点,就是独白的内容要与人物性格特点密切相关,要为丰富独白者的形象服务,内容要集中,倾向要鲜明,不能成为累赘,更不能旁逸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