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叛逆的女性——从刘兰芝到杜十娘

2019-11-02 10:08:17



大约从人类进入了父系氏族社会以后,妇女便以其体力的差异,处于男性的保护之下,久而久之,保护变成了辖制,辖制变成了压迫。从此,中国的妇女,就开始了受压迫,受奴役的漫长历程,孔孟之道和程朱理学更加强这种奴役和压迫的合法性,几千年来,人们都心安理得地在人生的舞台上,扮演着自己各自的角色。

当然,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不甘心自己的低下地位的妇女,也不乏其人,她们不耐寂寞,奋起抗争,虽然力量很微弱,抑或引起后人的嘲诟,但这种勇于反抗的精神是难能可贵的。

替父从军的花木兰,随夫出征的梁红玉,还有替子征战的穆桂英……无一不是女中豪杰,千百年来,在戏剧舞台上,人们品味鉴赏着她们的言行,慨叹着她们的结局,或多或少地受到一点点的影响,至于本文中要谈到的刘兰芝和杜十娘,更是以其无所畏惧的抗争精神赢得了后人的钦敬。



刘兰芝是南朝乐府民歌《孔雀东南飞》中的人物,这是一个美丽、贤惠、多情的妇女,“指若削葱根,口如含朱丹”“十三能织素”“三日断五匹”。她和焦仲卿“二情同依依”,可以说是天造一对的恩爱夫妻。丈夫在外做府吏,刚直公正,妻子在家操持家务,勤劳贤惠。按理说,这样的夫妻,应该是能够平平稳稳的生活了,可是在刘兰芝“三日断五匹”的情况下,她的婆婆却依然是“故嫌迟”。

从文中我们知道,刘兰芝应该属于小家碧玉的家庭,诵书学艺,并不完全是依照“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训教生活的,虽然,她的时代离程朱理学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这种思想至少在当时就已经存在于人们的意识中了,否则,思想变革缓慢的封建时代,不会由程朱的脑袋里冒出这种荒唐的意识来。即使如此,她也只是浅尝辄止,蜻蜓点水,并不象男性那样学富五车。她的性格应该是很柔弱的,在家里受了婆婆的气,要等到她丈夫回来,悄悄地告诉他,她为了能平稳地生活,忍气吞声,忍辱负重,可以说,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做稳一个奴隶,但就连这,婆婆也未能容忍,以不懂礼仪为借口,将她休回娘家。

离开了与自己情投意合的丈夫,回到了自己的娘家,尽管她明白,婆婆是故意找茬,可是,她仍然不思反抗,因为她和焦仲卿还是“两情同依依”的,她还幻想着总有一天,他们能够破镜重圆。她所爱的只是她的丈夫焦仲卿,并不是丈夫那个不值得留恋的家庭,只要丈夫跟自己“举手长劳劳”,即便是休回娘家,也依然不去抗争那个社会。只是在“性情暴如雷”的兄长又将她许配出去,无法与焦仲卿生做夫妻时,才一起提出自杀的誓约的。

她的这种情况跟后来的杜十娘相比,就大不一样了。

杜十娘是唐传奇《杜十娘怒沉百宝箱》里的人物,她是一个青楼出身的女子,她才貌双全,性情刚烈,比刘兰芝具有更强的反抗性。她可能读过更多的书,也懂得更多的礼仪,但因为所处的地位不同,受到的迫害也不同,因此,性格也大不相同,有些事,刘兰芝不敢反抗的,她却敢于反抗。

比起刘兰芝来,杜十娘她没有什么牵挂,也没有什么顾虑,因为她们本身就处在社会的最底层了。如果说,封建社会妇女的地位最低下,那么,作为娼妓,那简直就没有什么地位可提了。而杜十娘在这样的世俗中,敢于追求一种正常妇女的生活,这就是一种抗争。她不象刘兰芝那样优柔寡断,她的性格要刚强、果敢许多。

对于一般人来说,李甲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充其量不过是一个穷酸的书生罢了,但在杜十娘的眼里,他却是一个“俊俏”“温存”“忠厚老实”的风流才子,因为,对杜十娘来说,他是唯一的能让自己过正常人生活的男人。而在李甲来说,他看中的仅仅是杜十娘的才华和美貌,而决不是杜十娘的地位,从他这方面讲,他始终就没有把杜十娘当作一个人,或者一个女人来看待,所以,当孙富以金钱来利诱时,他便财迷心窍,慨然应允。

如果说,开始他是以他的性情使杜十娘上当的话,那么此时,他则以自己的虚伪擦亮了杜十娘的眼睛。在金钱和尤物当中,他选择了金钱,而最终落得人才两空

杜十娘的悲剧的发生,是人们预料中的事情,因为李甲本不值得她去爱,但是,由于情迷心窍,使得她最终走上了她唯一可以选择的道路。

杜十娘的从良,只是为了摆脱自己低下的地位,在原来的基础上稍稍提高一点,而事实上没有做到,这严酷的事实,打破了她美好的梦,她只能以死来解脱自己。

比起封建社会众多具有抗争意识的妇女,刘兰芝和杜十娘似乎具有更多的悲剧色彩。在封建社会,不把妇女当作人的社会,追求一种“情”本身就注定了这种追求的悲剧性,身处娼妓地位的杜十娘自不必说,就连正常人家的刘兰芝尚且如此。尽管后来的王实甫老先生大声疾呼“愿天下有情人终成了眷属”,但这实在只能是他个人的愿望,退一步说,有情人即使成了眷属,那么,成了眷属之后呢?

梁山伯和祝英台,两个人没有成眷属,自是郁郁而终,双双化蝶(这只能是幻想),杜十娘也没能识破真情,在度过一段自以为美妙的日子后,幽愤投江。而刘兰芝与焦仲卿两个人成了眷属,并且是生活了很有一段时间的恩爱夫妻,不是也天各一方,生不做合吗?



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男尊女卑历来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尽管有人抗争,甚至获得成功(象武则天做了皇帝,慈禧太后垂帘听政),也并没有能够改变这样的传统意识。

刘兰芝的死是无声的反抗,杜十娘的死是血泪的控诉。在死的悲壮气氛上,刘兰芝是躲开众人,悄悄的举身赴清池,在黄泉路上等着和焦仲卿相会;而杜十娘则是声泪俱下,当众投江自尽,结束了一生的恩恩怨怨。可以说,同样是抗争,一个是悄无声息,一个是轰轰烈烈,杜十娘比刘兰芝更进一步,更高一层。当然,她的结局比刘兰芝也更不幸。刘兰芝尚能“两家求合葬”与丈夫朝夕相伴,而杜十娘却孤身一人,只留给后人评头论足,叹息累日,无人去理。

刘兰芝是为了反抗封建的家长制拆散了一对恩爱夫妻而死的,当她最终的幻想破灭以后,悄悄离去,去应验自己意早已决誓天不负的誓言。

杜十娘则是为反抗封建礼教使自己不能做人而死的,当她看到自己的情之所系者并非真爱自己时,慷慨陈词,愤然离去,留下李甲去悔叹不已。

刘兰芝是无可奈何的死,杜十娘是无可着落的死,倘若刘兰芝象杜十娘那样刚烈,又假设杜十娘象刘兰芝那样柔弱,那么,故事的发展或许就不会是这样,正因为如此,作者才给予自己的主人公以恰如其分的性格,安排恰如其分的情节,让刘兰芝、焦仲卿枝叶相交,鸳鸯双飞,让杜十娘虽死犹在,托梦与人。使得她们的故事蒙上了一层神秘的悲剧色彩,并着意渲染这种悲剧气氛,使故事得以长久地流传。

正因为如此,这样的形象也只能在故事中得以展示,现实生活中即使有寥寥可数的反抗人物,也只能以悲剧而告终,不会有人给她们树碑立传,尽管我们还不能否定故事中的人物有一定的现实依据,但仍旧可以说它的虚构成分仅只代表一些人的良好愿望。

也正因为这样,就更加说明了封建社会中,妇女地位的低下,妇女抗争意识的强烈,也更加说明这种反抗的意义重大。那些文学作品中的人物犹如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人一样印在了人们的心中。



当然,封建社会中,无论个别妇女的反抗如何强烈,总的来说,还依然是势单利孤,微不足道的,“男尊女卑”的思想在人们头脑中根深蒂固,整个人们的群体意识没有改变,那样的反抗大多都成为悲剧,这悲剧至多也只能让人唏嘘再叹,感慨万端,让人说道“悲哉”而已。

刘兰芝、杜十娘,还有一大批具有反抗意识的女性,只能活跃在封建时代的舞台上,让观众品味把玩,反复鉴赏,不可能改变甚至也不可能影响到人们的群体意识,从而去提高妇女的地位,真正改变人们的思想,从根本上转变女性低下的地位。

无可否认,在今天的很多领域内,仍有残存着的封建意识并且在相当一个时期仍旧存在着,这是由于社会主义社会刚刚从封建时代脱胎而来,还带有很深的烙印,但我们应该看到,人们正在努力扭转这种封建的残渣余孽,更新自己的意识。

在当今的社会,悲剧式的人物仍然时有出现,但也有很多的妇女通过反抗取得了胜利。得到了幸福,因为我们有了明确的法律来保护她们。随着人们(特别是妇女自身)文化水平的提高,意识形态也随之发生变化。那种“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意识形态已消失殆尽,妇女在很大程度上取得了解放。

应该指出的是,妇女解放的根本还在于她们自身的更新,在“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的新时代,很多女性还是把自己放在依附的地位,总希望得到男性的保护,独立意识很薄弱,这种自甘被奴役的思想在许多女性身上存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软弱顺从的性格依然如旧,只有改变这种思想,才能从根本上扭转妇女的地位,真正成为人类的半边天。

随着时代的发展,新的一代终将取代老的一代,新的意识也终会更新旧的意识,愿我们的时代不再出现刘兰芝、杜十娘这样的悲剧式的人物。